• English | 武漢大學 | 院長信箱
    點擊展開菜單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制度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管理使用有了新規定 科研經費今后怎么花

    時間:2015-05-07 來源:人民日報 點擊: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資金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日前由財政部、自然科學基金委聯合修訂發布。作為科研資金使用與管理的改革新舉措,相關政策制定有何考慮?身處科研一線的工作者怎么看?如何讓科研資金財盡其用、真正促進我國科技創新?就相關問題,記者采訪了自然科學基金委相關部門負責人和科研一線工作者。
      依托單位從只拿5%管理費,變為水、電、暖、績效等可依規列支間接費用
      “多年來,來自國家財政投入的科研經費,只能用于科研本身的直接成本,對于支撐學校整體科研實力的基本設施建設、管理運行與人才培養、學科建設等,一直都沒能發揮補償和支持作用。由于經費不足、資源緊張,教師開展科研活動,往往面臨‘無鍋下米’或‘鍋小了不好盛米’的尷尬。”南京一所理工科高校教授李偉(應要求為化名)告訴記者,此番改革有望從制度層面,改善科研成本補償機制。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財務局局長鄭仲文介紹,從前項目經費包括研究經費、國際合作與交流經費、管理費及勞務費。修訂后,與科學研究直接相關的部分,即設備費、材料費等研究經費、國際合作與交流經費及勞務費被作為直接費用,原來的管理費被單列成間接費用。間接費用是依托單位在組織實施科研項目過程中,無法在直接費用中列支的相關費用,主要包括為項目提供的儀器設備及房屋、水、電、氣、暖消耗及績效支出。
      “以前,對依托單位的管理成本補助,只占項目經費總額的5%,與實際需求相差較大,新辦法以間接費用的形式,提高了對依托單位的管理成本補償,以績效支出形式提供了對科研工作者的激勵。”鄭仲文表示,建立了項目間接成本補償機制,不僅是落實國家政策要求,也是與國際慣例接軌。例如,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很早就實行了間接費用政策。一般來說,NSF會通過與各高校進行談判,來確定間接經費在整個資助經費中所占的比例。談判學?蒲兴皆礁,所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越高,間接經費所占比例就會相對較高。
      鄭仲文表示,辦法中的項目間接成本補償機制結合了我國科研管理實際。“我們對間接費用,制定了統一的上限比例,同時要求間接費用的核定,要和依托單位的管理狀況、信用等級掛鉤,以促進依托單位履職盡責,加強項目和資金管理,為科學基金項目的組織實施提供有效的保障。”
      勞務費從15%變為上不封頂,會議費等三項支出在不超預算前提下可調劑使用
      “探索性研究項目當然可能失敗,必要時,適當調整研究方向也是允許的。”江蘇省內一家醫藥類高校教授張偉(應本人要求為化名),曾多次申請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他告訴記者,一項試驗一旦失敗,就得另起爐灶,不但此前思路和試驗材料作廢,還需投入更多新的原材料、試劑等,原來20萬元的預算,很可能就變成了50萬元。再比如,科研中與合作方專家溝通非常重要,如果專家臨時有事要去外地甚至國外,額外增加的差旅費往往無法避免。但這些資金使用的“變故”由于與申報預算有別,審計時往往會被卡死。
      鄭仲文表示,正是考慮到基礎研究的探索性和不確定性,辦法進一步下放了部分預算調整權限——將原來全部預算調整事項均需報自然科學基金委批準,調整為特定預算如需調整,由項目負責人根據科研活動的實際需要提出申請,報依托單位審批。“放寬了部分資金使用條件,就是為了突出人在科研中的核心作用,讓科研人員能夠更好地進行基礎研究的自由探索。”
      對此,曾獲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東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的何小元教授舉了個例子。按此前規定,自由探索類基金的分配是勞務費15%以內、國際交流費15%以內、管理費5%,剩下部分為出差、儀器設備、材料等研究費用。重大立項類基金的分配,是勞務費10%以內、國際交流費10%以內、管理費5%。按辦法中規定,項目直接費用預算確需調整的,會議費、差旅費、國際合作與交流費在不突破三項支出預算總額的前提下,可以調劑使用,這樣一來,資金安排更合理、更靈活。
      對于辦法擴大了勞務費的開支范圍,并取消勞務費比例限制等規定,鄭仲文坦承,以前項目經費不能用于支付在職人員的績效,只有極少部分用來支付非項目人員如研究生的勞務費。這種方式被詬病為“見物不見人”,不利于激發研究人員的創新熱情。何小元告訴記者,“按2002年的方案,勞務費占15%的比例,現在則上不封頂。”他認為,這一變化有利于鼓勵教師帶動更多學生投入科研項目,充分鍛煉和發揮其才智和潛力。
      在張偉看來,完善結余資金管理也有很強的現實意義。“一般情況下,申報自然科學基金的項目都不是白手起家,必然有一定的基礎,這些投入從哪里來?”張偉分析,辦法規定結余資金經監督管理在兩年內由依托單位統籌安排,專門用于基礎研究的直接支出,這讓高校的科研經費增加了一定的自主性。何小元也認為,結余資金可用來支持后續的專利申請、論文發表及后續項目預研,而新辦法中的定額補助和成本補償等資助方式,也盡可能將科研失敗造成的風險降到最低,很符合科研規律。

      不僅有嚴格的財務監管制度,還有評價、承諾和公開機制
      “科研經費的使用與管理,這兩年越來越嚴格規范了。”張偉坦言,科研經費以往管理漏洞不少,多年前就曾有高校教師在外開設私人公司,通過簽訂協議,將資金外轉到該公司名下使用,直接導致科研經費“體外循環”。
      而隨著近年來經費管理漸趨嚴格,專業審計人員開始入駐高校加強監管,與項目無關的經費支出得到了遏制。何小元說,近年來,學校嚴格按照預算書報銷,預算中沒有的費用都不能報銷。而在張偉所在的學校,課題負責人有專門的經費卡,報銷需同時出具發票和經費卡,要經包括科研管理部門負責人在內的三人簽名才能生效,虛假發票已很難蒙混過關。
      辦法中出臺了一系列對項目資金使用的監督管理的舉措,包括要求建立符合自然科學基金特點的績效管理、評價機制和項目資金管理承諾、信用和公開機制等。對何小元來說,科研經費的監管正是他最關心的內容。
      何小元認為,從硬性管理的角度說,嚴格的財務制度必不可少,同時,包括承諾機制、評價體系等在內的軟性管理也非常重要。“研究工作的誠信記錄是非常必要的,資金給哪些人可以做出成果來,都可以通過連續的監督來辨別。就像學生學得如何,能從平時表現看得出來一樣。”何小元認為。
      南京工業大學一位教授告訴記者,要提高科研基金使用效率、杜絕學術腐敗,一方面需要加強職業素養,另一方面也要給他們合理的待遇,抓成果、講實效的績效獎勵就非常必要。

    文章出處:http://hb.people.com.cn/n/2015/0507/c194063-24771068.html

    时时彩计划